当前位置:主页 > Q漫生活 >30年马华着作製成电子书‧陈政欣爱文学一辈子 >
30年马华着作製成电子书‧陈政欣爱文学一辈子
上传时间:2020-06-05点击:270次
30年马华着作製成电子书‧陈政欣爱文学一辈子“一日为作家,终身为作家”――这是马华作家陈政欣的人生最佳写照。曾经,他只是一名爱好阅读的学生,但文字的魔力却促使他恋上写作,并就此踏上创作的“不归路”。一路走来,这条“不归路”虽然偶有荆棘,但他却始终不曾放弃。在新加坡修读机械工程系期间,他不曾停止阅读;继承家族生意后二十多年,他也不曾放弃写作。在从商期间笔耕不辍的他,过后不但为了专心写作而结束生意,同时还在短短数年间一口气推出6本着作。不仅如此,他退休后更主动挑起把马华文学电子化的重任,只为让马华文学得以渊远流长。成就这些着作和文学电子书的,是他;而成就他这股不屈不挠的创作力量,以及推动马华文学向前走的,是他对文学至死不渝的爱。陈政欣是在槟州的大山脚出生和成长,中学时因爱好阅读外国翻译文学,而从高中二开始爱上写作。不过,热爱阅读和写作的他不认为自己当年是一个备受老师疼爱的学生。“我不觉得老师喜欢我的创作,因为我受到外国翻译文学的影响,而潜移默化下爱上现代文学和现代诗,但我的老师当时都比较注重写实文学。”他自我调侃地说。虽然锺爱文学,但为了找到一份可维持生活的工作,他在中学毕业后并未选修与文学相关的科系,而是到新加坡义安工艺学院修读机械工程系。毕业后,他曾在槟岛当过几年的工程师,后来就接管原由父亲经营的杂货店生意。2000年时,已从商22年的陈政欣恰好踰越知天命的年岁,于是,他在当时52岁之龄开始思考未来的人生方向。为创作结束家族生意虽然在从商期间,他曾于1983年出版诗集《五指之内》,并于较后先后出版4本短篇小说,即1984年的《树与旅途》、1988年的《陈政欣的微型》、1993年的《山的阴影》,以及1995年的《陈政欣文集》,并也出版了5本翻译小说,期间还不间断在报章上投稿及发表评论等,但这些产量对热爱文学创作的他来说并不足够。“由于生意很忙碌,从商期间我很少有较长的时间可以专心写作,只有在每逢农曆新年期间的长假,我才可以好好写作。”为免文学创作生涯因为无法专心而停顿,于是,他在52岁那年有意将家族生意交由儿子打理,但曾在中国留学的儿子当时正在中国工作,并婉拒接管家族生意的要求,于是,他决定结束家族生意,并从商场上隐退。过后,他常去中国探望儿子,并趁机到当地各大城镇旅游。由于他之前曾任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逾10年之久,常有机会与中国作家互相交流,于是,他也常趁着到访中国期间去探望那些作家朋友。从2000年至2009年期间,他频频在大马和中国之间往返,2005年,他更一度考虑留在中国发展。“我曾与当地的编辑洽谈出版书籍的事宜,但他看了我的着作后认为,我的着作多以大马环境和风情为背景,以及文中使用不少马来西亚式华语词彙,可能难以被当地读者接受,于是,他要求我修改内容,但我坚持保留原有内容。结果,那名编辑因为不想冒险而婉拒出版我的创作,我这才打消了在当地长期发展的念头。”设电子书库供免费下载在往返大马和中国两地期间,陈政欣发现,中国文坛已开始把当地文学着作製成电子书,这使得他萌生为马华文学製作电子书的想法,一方面让马华文学得以永久保存下来,另一方面也可让本地年轻一辈及世界各地的民众通过网络阅览不同年代的马华文学着作,藉此推动马华文学走向国际化。因此,他从2008年起开始把自己多年的收藏,以及他从朋友或图书馆那里借来的马华文学着作製成电子书,而这些多是在介于三十至六十年代期间出版的着作。“这些历史久远的马华文学着作如今已很难在市场上找到,因此,我就把它们的内容製成电子书,以便这些内容得以保存。至于在七十年代以后才出版的马华文学,则因为面对版权问题,而无法被製成电子书。”他至今共製作了约三百多本电子书,在他的推动下,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的官方网站也设立了文学电子书库,供本地和外国读者免费下载及阅读。此外,他也协助成立《马华文学电子图书馆》,并协助柔佛州南方学院将马华文学馆逐步数码化。马华文学世界排名第二马华文学数码化的动作也进一步提昇马华文学的水平。2014年,第10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在吉隆坡举行,而在研讨会举行之前,他就把多本马华微型小说的内容製成电子书,并电邮给海外的世界级作家,供他们参考及评论。在研讨会举行期间,由他负责编选的《马来西亚微型15家》精选集也同步举行推介礼,让世界各地的作家有机会从他的编选的文集中一览15名马华作家的作品。“你可能没有想到,马华文学无论是品质或产量,都在世界华文文学发展区域里排名第二。这是因为港台的华文文学的根源都是始于中国,美国的大部份华裔作家又都是来自中国,而非当地土生土长的华裔作家,反观我国的第二代或第三代华裔作家虽多是在大马土生土长,但却能以华文创作以本地文化为背景的华文文学,所以,马华作家的创作才被纳入世界华文文学发展区域的部份。”在他的带动下,马华文学开始从纸本时代迈入电子书时代,并得以有效地储存,以及在世界各地流通。由于製作电子书需要动用大量人力、财力和物力,加上他年纪渐长,于是,他已逐步把这棒子交由年轻作家负责。2本小说相隔4月出版退休后,陈政欣除了以阅读来充实自己,同时也以不断写作来为己圆梦。在养精蓄锐多年后,他终在2010年8月推出小说《青天白日凉飕飕》,相隔4个月后,他再推出小说《窥视》,让喜爱他作品的读者有如久旱逢甘霖般,得以在短短数月内饱览他的两本小说。他披露,这两本着作也是他睽违文坛多年后“重出江湖”之作,这距离他于1995年出版《陈政欣文集》,已有15年之久。“我之前经常往返中国的经历,以及我更早前在商场打滚22年之久的丰富人生阅历,也都成了我的创作题材。”2013年8月,他就推出以中国商场为背景的小说《蕩漾水乡》,而此着作也让他于2014年夺得中国首届国际潮人文学奖小说组特优奖。同年12月,他又推出《风中文字》杂文集,创作速度之快,令人钦佩。他说,他常在同一时间内进行不同题材的创作,所以,他也常常在短时间内推出数本作品。从电影中寻创作灵感陈政欣从小就是电影迷,他在退休后经常观赏电影,并从中寻找创作灵感和方向。“小时候,我住在大山脚巴剎街,我当时常到设于该处的3家电影院外蹓跶,等那些买票的观众带我进场观赏`免费’电影。”忆起童年的快乐回忆,他不禁露出如小孩般天真的笑容。“我常观赏好莱坞的商业大片,如科幻片,因我认为那是许多电影创作人以丰富的想像力创作而成的结晶品。我也很锺爱法国、瑞典或丹麦等欧洲国家的艺术片,因为我觉得这些国家的电影经常把人性刻划得很细腻和深入。”不过,如今那3家曾陪伴他长大的电影院已走入历史,若他要观赏电影,就得舟车劳顿到北海的电影院。为求方便,他如今多通过网络下载电影,但他偶尔也会为了感受绝佳的音响灯光效果而光顾电影院。作家增加读者减少去年,陈政欣推出以家乡大山脚市镇为创作素材的“武吉三部曲”的第一部――《文学的武吉》散文集,把大山脚化为地方意象――武吉镇。今年5月,他再推出第二部《小说的武吉》短篇小说,至于第三部,他说,他目前还在构思其内容。“第三部依然会以大山脚为创作素材,可能是写在3个不同年代发生在大山脚的故事。”他披露,他已完成一本微型小说,若今年赶不及出版,他将会延至明年才出版。同时,他在去年荣获第13届马来西亚马华文学奖殊荣后,他也準备于明年出版一本自选集。换言之,他明年将会推出至少两本着作,果然是一名才思敏捷的多产作家。“选择走上文学路,写作人要有心理準备,写作可能会让你成名,但未必会让你获利。”虽然作家未必可通过写作名利双收,但马华文坛的生力军却源源不绝,并呈现百花齐放的美好景象,令他欣慰不已。“如今,许多年轻的马华作家都具有高学历,学识渊博使得他们的创作範围更广阔,从而提昇了马华文学的素质。其中不少年轻马华女作家的表现更见优秀,这将推动马华文学迈向更美好的未来。”虽然如此,本地年轻读者人数日减的情况却成了他的隐忧,因此,他鼓励马华作家加倍努力,将创作背景拓展至更为国际化的範围,如以大城市为背景,而不是一味以本地乡村作为创作背景,以便马华文学未来得以在中港台等地区开拓市场。“但马华作家不应为了迎合当地市场而模仿当地的文学创作,而应继续创作出具有大马特色的文学作品。”/副刊‧报道:刘楚珊‧2015.12.04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