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Q漫生活 >西方眼中的东方 「蓝色柳树」再省思话语权 >
西方眼中的东方 「蓝色柳树」再省思话语权
上传时间:2020-08-03点击:809次

郑亭亭个展「but hon, why don’t you write your own history?」(但亲爱的,你干嘛不自己写你的历史呢?)主视觉。图 / 新苑艺术提供。

西方眼中的东方 「蓝色柳树」再省思话语权

郑亭亭个展「but hon, why don’t you write your own history?」(但亲爱的,你干嘛不自己写你的历史呢?)展场空间。图 / 新苑艺术提供。

西方眼中的东方 「蓝色柳树」再省思话语权

郑亭亭个展「but hon, why don’t you write your own history?」(但亲爱的,你干嘛不自己写你的历史呢?)展场空间。图 / 新苑艺术提供。

强势文化对于弱势文化偏狭想像,或许一直都存在,只是在生活当中被忽略。新苑艺术 10 月 18 日举办旅英艺术家郑亭亭个展「but hon, why don’t you write your own history?」(但亲爱的,你干嘛不自己写你的历史呢?),将欧美眼中的东方自生活中的文本资料中撷取出来,以录像、装置、平面作品呈现,原来细琐的资讯汇流诗意而庞大的话语权丧失的场景。

西方眼中的东方 「蓝色柳树」再省思话语权

〈Mountains II(山岳二)〉。图 / 新苑艺术提供。

西方眼中的东方 「蓝色柳树」再省思话语权

〈Snake Alley(蛇街)〉。图 / 新苑艺术提供。

〈Mountains II(山岳二)〉是郑亭亭在二十几本英文出版的台湾旅游指南书中,撷取最常被当成台湾印象的山岳,放大输出连成一条漂亮的山线。

郑亭亭:「…在这些旅游书中,我发现最常出现的就是山,想到台湾就想到山,山就是很台湾的景象。但大部分都没有特别注明是什幺山。我想讲有关影像建构(image constructure)这件事,它代表了一个西方观点对于亚洲的投射,自然、美景,烟雾缭绕甚至原始的感觉。为什幺是选择山?谁来决定什幺代表某一个文化?决定权在谁?另外,我选择用 MDF 密集板,一种在伦敦文创市集常见商品材质,把艺术品转换成纪念品,则是要探讨文化异国情调(exotic)、文化商品化这件事情。」

在录像作品〈Snake Alley(蛇街)〉中,郑亭亭从 Youtube 蒐集了许多外国旅客在华西街吃蛇汤、喝蛇血的影片。郑亭亭认为,华西街是一个为了迎合西方观点而被保留的「台湾文化」,一开始并不为西方所创造;却在某个时间点后,为了迎合西方人期待的「亚洲」而被保留。

郑亭亭观察,在很多西方人的观点,他们想要来亚洲看到有点野蛮的、奇怪的景象,例如台湾人吃狗、吃蛇的场景,「你要说这是不是台湾文化,很多人会觉得是,可是我们明明大多数的人没有在吃,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体现了一个优越感的文化对他们而言是低下文化的想像。」

郑亭亭将旅游指南中介绍华西街的英文文字翻译成中文,依出版时序(从 1981 年到 2013 年)排列,再以中文朗读作为影片旁白。她说,可以听得出这些书本有愈来愈政治正确的感觉;比如一开始会有人形容「野蛮的」、「噁心的」、「难以下嚥的」,慢慢地不会有这幺强烈的用语,但看得出来,这之中是一个有强势和弱势文化区别的,依然是某一方有权来诠释什幺代表另一方的文化。

西方眼中的东方 「蓝色柳树」再省思话语权

「Ten Thousand Chinese Things」。图 / 新苑艺术提供。

西方眼中的东方 「蓝色柳树」再省思话语权

「Ten Thousand Chinese Things」。图 / 新苑艺术提供。

「Ten Thousand Chinese Things」系列作品是郑亭亭从 2015 年开始,一直进行到现在的研究计划,本次展览主题「中国风」(Chinoiserie)探讨「Blue Willow」(蓝色柳树)图像背后的故事。

「Blue Willow」出自 18 世纪英国,是当时欧洲为了仿造中国瓷器所虚拟的东方意象:故事描述,在古老中国有一个有钱的员外,为了不让自己的女儿嫁给她所爱的男子,强迫她嫁给另一个有钱的政府官员。于是女儿与男子连夜逃跑,最后变成白鸽快乐地住在远方的小岛上。

西方眼中的东方 「蓝色柳树」再省思话语权

「Ten Thousand Chinese Things」。图 / 新苑艺术提供。

西方眼中的东方 「蓝色柳树」再省思话语权

「Ten Thousand Chinese Things」。图 / 新苑艺术提供。

西方眼中的东方 「蓝色柳树」再省思话语权\

「Ten Thousand Chinese Things」。图 / 新苑艺术提供。

西方眼中的东方 「蓝色柳树」再省思话语权

「Ten Thousand Chinese Things」。图 / 新苑艺术提供。

时至今日,都还有许多人误认为蓝色柳树图案是源于中国。后世学者在研究这个故事时则认为,这个故事不只有行销目的也有政治目的,它合理化英国殖民统治香港这件事。所以,故事里面有很多独裁霸道的角色,意欲把中国描述成一个很丑陋的独裁父权主义的生物。

郑亭亭说,「重点是谁有权力来定义什幺是中国?到最后,我们也慢慢拥抱这种眼光,我们也觉得这就是我们的文化?这是一个话语权的问题。」郑亭亭讽刺、家庭工厂式地以廉价蓝色签字笔、纸盘複製「Blue Willow」,并以录像方式强调「东方人向西方学习什幺是自身的文化」此一临摹盗版的过程,用行为点出问题。

关于艺术家

郑亭亭辅仁大学大传系毕业后,即赴英修读硕士,后于 2009 年自西敏大学取得摄影艺术学硕士学位,2014 年自伦敦大学金匠学院纯艺术硕士毕业。旅居英国的郑亭亭,曾至英国、西班牙、日本、香港、匈牙利、台湾等地举办个展,也曾至伦敦、柏林、马略卡岛、胡志明市驻村。重要奖项包括日本亚洲创意奖、台北美术奖(入选)、英国 Islington 艺术家奖等,并受香港透视杂誌选为 40 大亚洲艺术家。作品典藏于台湾艺术银行、国立台湾美术馆、台北市立美术馆、巴西 Videobrasil、西班牙 Addaya 艺术中心等机构。

--
西方眼中的东方 「蓝色柳树」再省思话语权
在非池中艺术网,看精彩的艺文影音,读优质的艺术新闻。非池中立志搭起网路读者与艺术欣赏间的桥樑,我们深信,艺术能用最易懂的形式,用网路讯息即时与快速的特性,让更多人欣赏与了解艺术,用艺术改变社会。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